400-024-7008

当前位置: > 关于睿道 > 新闻中心 > 睿道实训
  • 睿道简介
  • 新闻中心
  • 园区环境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刘积仁出席亚布力论坛:未来GDP增长2%可能也是新常态

    2015-03-02 来源:Neuedu东软睿道

      2015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五届年会于2015年2月28日—3月2日,在黑龙江亚布力震撼开启。本届年会主题为“市场、法治与企业创新”。作为中国企业发展的“思想加工厂”,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自2001年成立至今,已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思想交流平台,汇聚了最具思想力的中国企业家,并分享着最真实的企业家精神!

    未来GDP增长2%可能也是新常态

    来源 | 新浪财经
    口述 | 刘积仁(东软集团董事长兼CEO)

      新常态这个讨论特别多,好像是比较清楚,成长的方式不一样、成长速度不一样,未来整个的市场的环境,包括治理、机会的均等等等这些。我从企业的方面,我们的直接感受大概有几个,我认为作为企业自己可能要重新思考。

      在新常态下面首先是政府的财政绝对不会像过去那么宽松的,这一点我们的体会比较深,事实上如果做了政府的项目现在应收款也费劲,政府过去比较快速的投资,决策也比较容易,这件事现在看来变得越来越不容易了,这是因为政府的税收和企业的发展都有直接的关系,而企业本身面对的挑战,我认为新常态应该理解为如何在低速成长空间下还能够生存的问题。

      今天雷军讲到有一个企业有多少毛利润率,还能够生存,事实上我们的企业已经面对着如果是有百分之五六、3.5%的我们的企业还会不会活。有时候我们可能看到像日本、欧洲,包括像日本有过负成长,那么多的企业还能活那么长的时间,看着不怎么健康,但是生命力很强。可能我们的企业要思考一下,在低利润率、低成长速度里面,我认为这对我们的企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这个本质上还是企业自己的核心竞争能力,先不要谈创新,就是企业的卓越运行能力,精细管理能力,最终能够控制成本的能力,包括对外部环境的变化,能够快速的决策和控制的能力,这都取决于企业未来的发展空间。

      我们现在看到的,在这种新常态下,很多企业就免得迷茫,大家都知道创新,这句话好说,谁都知道创新是对的,在哪个地方创新。事实上中国的企业在过去三十年间,我们老讲中国企业创新能力没有,如果我们看到30年前、20年前,我们做任何事情的成功概率还是相当大,因为那个利润空间,我记得柳传志总讲,原来王选讲我这个行业像一个蘸满水的毛巾,总能挤出水,紧一紧出来10%,再紧一紧还能出来10%。但是今天,IT企业、卓越管理,这个利润空间越来越少,在这个时候它在变革,要不就靠创新、商业模式的变化,而这个创新并不那么简单,创新的成功是意外,不成功是正常。

       

    \


      如果你没有一个充分的积累,或者过群的基础的投入,包括专利保护等等方面,还有你创新的本身的模式,开放目的创新如何整合资源,包括人才,到今天的新常态来了也比较快,突然新常态的时候让大家马上创新,这件事我认为不太现实,一定要走出来。问题是如果走五年,会是怎么样的?你还有没有空间。所以我认为企业本身在这样的新常态下没有充分的准备,包括在低速成长和低利润空间的生存本领不够强。

      还有一个,如果看我们任何制造业,在过去10年、20年,生产效率的巨大提升这一点是不容忽视的,像汽车产业,我们做的设备,生产效率极大地提高,意味着过剩,也就变成一种现实,我们今天看到,中国现在做的东西好像过去是给外国人出口,外国人日子过的不太好,我们买,过去买的有点多了,我们在穷的时候,我们追求买更多的奢侈品,或者看得好看的东西,有了钱买更多的便宜的东西、简单的东西,生活也变得简单了,整个拉动这个常态我认为是比较可怕的。

      这种常态背后我们希望创新,希望现代服务业的发展,我们看谁个平台还差的很远,因为他的背后一个新兴的产业的支撑,包括政策、环境、法律,刚才讲到比如说服务、保险我觉得保险一定有未来的产业,老百姓需要买各种各样的保险,问题是我们制定一个保险需要时间,什么时候形成一种真正的需求。

      我们说未来新兴的茶叶发展,如果我们看到大学,现在大学一年六七百万大学生的就业,我觉得这是对中国社会未来一个极大地挑战。制造业需要的人越来越少,机器人在制造业越来越流行,现在大规模的制造,一个是外资制造自转移,还有我们自己制造业的供需关系也不一定需要那么多的规模,这么大部分的大学生今天的学习全是面向中国未来发展的,特别是国际贸易、法律、MBA等等,而这个社会本身还没有提供那么大的就业机会,我们看到这个方面的结论,政府事实上是需要更多的资金,我们所谓的储备,你到各个城市会发现,事实上负债更多,也没有那么多的储备。这么大的国家,我们的医疗保障是十分基础,教育投入要很大。所以我认为到这个时候,政府的聪明就是要释放改革的红利,要把这些我们不能叫变革的力量通过市场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我觉得你没有那个能力,或者是国家今天没有这个经济的实力,用国家的力量来推动这个变革的时候,而这方面用市场来变成,这肯定是一个正确的选择。而这个过程中,无论对企业、对政府、对我们原有的一套体系,对我们的教育看起来是很复杂,而这个复杂的结论就是在短时间之内,我觉得我们新兴常态很快就会来,今年是新常态,明年可能是就是新新常态常态,再来可能就是新新新常态,这个常态一定会顺着这条路走到某一个时间,才有这个环境,而这个过程中可能一个企业学会生存,当然生存的路,我们讲到创新是生存,有的时间龟息也是生存,我觉得传统产业有时候能够支撑和发展下去这是变革的经验,这是一个课题,这个过程一定会有一批企业死,一定会有一批企业要生。

      另外来的快现在看来走的也快,今后我相信也是这个格局,今天的明星明天可能也会有问题,所以我认为还是新常态更多是我们正确的心态,以一个比较平和的心态来看待一个国家的发展,一个国家的高速发展30年这是意外,这是太契机了,今后平稳的发展,GDP的2%、3%、5%、6%的发展可能也是新常态。



  • Java

    Java

  • UI设计

    UI设计

  • HTML5

    HTML5

  • 大数据

    大数据

  • 嵌入式

    嵌入式

  • Android

    Android

  • .NET

    .NET